Home > Information
Check-outs :

看紀曉嵐談情說愛:借鬼說人事 借狐話人心

  • Hit:8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Email:0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世間愛恨情仇,即便穿越千年,依然茂盛葳蕤。 舊時男女間的恩怨糾纏,與當下紅男綠女的愛欲煩擾, 是同樣閃爍在情感汪洋上,熱鬧的世俗燈火。

  紀曉嵐所講,大約就是一個「放下」。只是能夠徹底放下過往的男女,並不多見。

  大多數的我們,都執拗於那些逝去不再的人與情感,並因此生出反複的糾葛;猶如飛蛾,明知那火焰會毀滅掉自己,卻還是一次次前仆後繼,不息不止。

  《閱微草堂筆記》裡記載的,不論男女,都有讓人憎恨之處,這更符合喧鬧的現實人生,並非每一個女人,都毫無功利索求地愛著男人;也並非每一個男人,都是坦蕩豁達的君子。所以書中男女,是多義的、豐富的、有血有肉的,即便是鬼狐,也因受這樣那樣的約束,而無法完全放下。

  此書穿越幾百年的時光,卻折射出現代男女的情感暗疾。大約,但凡人類存在,基本的人性就不會發生改變。幾千年來,一直存在於人的體內,猶如一粒種子,生生不息地根植於人類心靈深處。.

  閱罷蒲松齡的《聊齋志異》,再讀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猶如一個人從青年步入中年,曾經與花妖鬼狐在雲端之上的浪漫與柔情,忽然就墜入了紅塵,眼看著要一頭紮進那現實的泥淖裡去了,偏偏就止了步,在最合適的半空處,俯視大地上為生存而奔走勞碌的紅男綠女,那內心的柔軟慢慢風化、堅硬,似乎無情,卻終於朝那悲涼的心境行去。

  所以同樣一個人間,因為俯瞰的高度不同,便有了迥異的色彩。一個如娥眉淡掃,憂傷、淒美,卻終究讓人內心無限繾綣、萬般柔情,即便多年已過,依然會想念那最初的溫柔。一個則似耄耋老者,愛恨情仇,皆如飛鳥,喧嘩而過,只留平靜湖面,注視面前千年不變的山河,似乎什麼也沒有發生,一切皆是昔日的模樣。

  說不上更喜歡哪一個。讀《聊齋志異》時,常會沉浸其中,無法走出,難過,但更多則是不捨與惆悵。而觀《閱微草堂筆記》,則常內心震驚,是徹骨的悲涼,為人性深處的孤獨,或對物欲的不息糾纏。一切皆源自現實,是從最骯髒、最嘈雜的淤泥裡,生長出來的罌粟,花朵媚豔至極,凋零後,卻又極其枯寂蕭瑟。看似所有故事都是道聽塗說,又假藉了鬼狐的名義,卻一則一則,都是從現實的泥淖中生出。只是,有些成為蓮花,有超凡脫俗之美,有些則是有毒的蘑菇,在隱蔽處綻放,一圈圈現出命運的無情。所以蒲松齡是文學青年,骨子裡的浪漫多情,讓他筆下的花妖鬼狐,即便是離去,也飽含著深情;而紀曉嵐則是白髮的老者,看穿了這塵世的生死別離,因而愛恨情仇,皆淡定開闊。

  《聊齋志異》中,難得見個性討厭的女人,一個一個都貌美如花,又多情良善,不將自己的身體與精神,全部奉獻給夜讀的書生,斷不會離去。而《閱微草堂筆記》裡記載的,不論男女,都有讓人憎恨之處,這更符合喧鬧的現實人生,並非每一個女人,都毫無功利索求地愛著男人;也並非每一個男人,都是坦蕩豁達的君子。所以書中男女,是多義的、豐富的、有血有肉的,即便是鬼狐,也因受這樣那樣的約束,而無法完全放下。

  此書穿越幾百年的時光,卻折射出現代男女的情感暗疾。大約,但凡人類存在,基本的人性就不會發生改變。愛恨、嫉妒、糾纏、苦痛、復仇,幾千年來,一直存在於人的體內,猶如一粒種子,生生不息地根植於人類心靈深處。紀曉嵐所講的,大約就是一個「放下」。能夠徹底放下過往的人,並不多見,大多數的我們,都執拗於那些逝去不再的人與情感,並因此生出反複的糾葛;猶如飛蛾,明知那火焰會毀滅掉自己,卻還是一次次前撲後繼,不息不止。

  所以書中解讀的愛情範本,儘管千姿百態,卻皆駛向人生開闊的海岸。蒲松齡一杯淡茶,換來文人想像中的精神伴侶。而紀曉嵐則沿街散步,閱盡人世悲歡。都是記錄,一個是美好又感傷的夢境,一個則是紅塵男女掙扎苦痛的瞬間。而在閱後,真正能讓陷在情感中不能逃離的你我徹悟的,或許,只有後者。

  之所以寫下這本書,不過是想要打開一扇窗戶,讓關在現代牢籠裡的男女,忽然間看到幾百年前,同樣在情愛中熱鬧著的同類,以及相似的悲歡離合。

  是為記。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