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Information
Check-outs :

陰陽師:醉月卷

  • Hit:109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Email:0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陰陽師醉月卷》 痴迷至極,即為狂,而發狂的人心,與妖怪又有何分別。 和歌往來,牽起看似美好的姻緣,然而嬌豔的少女口舌卻呈黑色。少女在櫻花樹下撫琴,一曲未畢,琴仍在,少女卻已消失;「不飄落之櫻」究竟有何怪異之 處?朱雀院附近的四條大路,巨虎一邊吃人,一邊對月吟詠白樂天的詩。身高僅三尺,身穿五品裝束的男子夜夜在月下詠詩,等待滿月之日到來。 人的心思像花瓣一樣,不可能永遠停駐,總在不知不覺中,離開人心而散去。待我們察覺時,花已經消逝,季節也正在轉移…… 夢枕獏: 「《陰陽師》總是從各個當季季節開始描寫。如果當時開著櫻花,便寫櫻花的事;如果下著梅雨,便寫雨天的事,故事就自此開始。因此,《陰陽師》的故事其實也是季節的故事。 寫到至今,大約寫了二十五年—— 我花掉人自出生後直至死去為止的那個正中的大部分歲月,持續寫著這個故事。」 《醉月卷》共九短篇: 飲銅酒之女 櫻闇,女首 首大臣 道滿,受人款待美酒、與死人共寢 無眼 新山月記 牛怪 望月五品 夜叉婆 本書特色 陰陽師系列的短篇有一種固定的格式:晴明和博雅在廊上飲酒,不談正事,絕無任何壓力,然後博雅可能會因為對眼前的氣氛、美酒、好友等等一切喜愛至極, 滿滿的情感宣洩而出,說出肉麻卻真摯動人的話語,晴明則多扮演理性的一方,話鋒一轉,帶入找上門來的離奇事件。格式雖固定,晴明和博雅的漫談又總有些不同 主題,情感暴露的深度也不一,因此讀者一面在固定的格式中得到踏實的安全感,躁亂的情緒得以安穩;一面也能在晴明、博雅的對話間挖掘出新鮮感。 夢枕貘筆下的離奇事件乍看為妖物作亂,待故事展開,才發現無論巨虎妖、夜叉,或失蹤的少女,甚至身體失蹤、只留頭顱的男人,真正作祟的都是人心──人的「執念」。所以陰陽師晴明表面上看來是在除妖,實則是在解決人內心的魔障。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