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Information
Check-outs :

我兒漢生

  • Hit:103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Email:0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這是收作者這兩年陸續完成的短篇小說力作。其文字洗鍊,文中所涉人生層面亦廣泛深入;探討現代人的生活及社會問題,和人性的多元化,更多有佳構。其中「我兒漢生」一文,更獲入選六十七年度小說選,及聯合報六十八年度小說獎;贏得多位評審委員的擊節讚賞。少年漢生的煩惱--「我兒漢生」讀後 張系國蕭颯已出過兩本短篇小說集:「二度密月」及「日光夜景」。從兩本小說集的作品來看,蕭颯最擅長描述大都市裏錯綜複雜的男女關係。而這些瑣事,多半有著無可奈何的結局:「……一抬眼,卻瞥見桌曆上已是星期六了,那麼,明天又是個星期天了?」(明天,又是個星期天)「先換個工作吧!希望我能很快穩住了自己,那時候我將充滿信心的再回來收拾屋子。」(婚約)「小賀笑得很滿足。車子迎著太陽光駛出去,那閃光扎得人眼疼。明美想:自己也該有個決定吧?只是很難。」(日光夜景)「聶洪原一聲比一聲氣虛的喘著氣,恍惚覺得自己正置身在無人的空間裏,不久後,就連他也是要消失的。」(鬧鐘吵醒的早上)影業工作者、小商人、中學教師、出版工作者……蕭颯筆下常見的人物,多半是這樣的中產階級背景的男女。「我兒漢生」,就蕭颯的過去創作來看,是一個突破。固然「我兒漢生」處理的仍是中產階級的教育問題,但作者第一次試圖描述成長中的年輕一代的苦悶,可說超越了過去的寫作範圍。選擇「母親」的觀點,是作者最大的成功處,這容許作者以娓娓道家常的筆法,敘述漢生的奮鬥和挫折。而「母親」的觀點,是典型中產階級的人生觀,因此自然產生反諷的效果。例如第一段:「……我也不是個守舊的母親,我一直努力著使自己跟得上時代,希望自己仍是個心智活躍的女人……正因為這樣,所有認識漢生的人也都不相信我是他母親,這雖然是很好的恭維,可是逐年年的我發覺到,我和漢生間的母子關係也愈來愈趨於稀疏冷淡了。」一直「努力使自己跟得上時代」的母親,一直設法「和兒女間袪除代溝」的母親,卻「正因為這樣」,和兒子愈來愈疏遠。這是對中產階級父母絕佳的反諷。通篇中「母親」似乎並未覺察到這一點,祇希望用親情來感化兒子。最後她幾乎成功了。幸好蕭颯一貫性收場的筆法,這次倒給漢生留了一條活路:漢生最後是否妥協,作者並未說明。漢生雖然抱怨「白浪費了半年時間」,又說「早知道還不如在廣告公司待下去」,但這是氣話,他畢竟「第二天早上又走了」。讀者不禁替漢生捏把冷汗,希望他終於能奮鬥成功。「漢生」的故事,表達了中產階級年輕一代的苦悶,年長一代雖有心意卻無法開導兒女的惶惑;側面反映出目前的中產階級缺乏完整明確的人生觀,不僅無法開導下一代,連自身存在之目的,也無法辨明。由於觀點的限制,「我兒漢生」祇能從一個角度暴露問題,但因此能達到反諷的良好效果。就小說技巧而論,「我兒漢生」並沒有太特出的地方,節奏也嫌稍慢。我個人最欣賞的一段,是漢生的父母請朋友吃飯,漢生突然回來了,父親問他現在做什麼?「開計程車!」漢生像是故意和誰賭氣般的宣佈。大家還是繼續著笑談;可是我總覺得笑聲沒有剛才自然了。不開計程車,漢生又該做些什麼?妥協接受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成為蕭颯筆下其他都市男女的角色之一?還是繼續堅持理想?漢生的浪漫,雖然和宋澤萊筆下人物的浪漫不盡相同,但浪漫理想和現實環境的衝突,倒是類似的。「我兒漢生」和「漁港故事」,可以從不同角度,處理了同樣的主題。--原載「聯合副刊」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