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Information
Check-outs :

文心雕龍辭典

  • Hit:60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Email:0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劉勰的《文心雕龍》,約在齊明帝建武三、四年(496-497)寫定。當時劉勰長期依靠定林寺沙門僧佑,他的文論著作不為人重。他要使《文心雕龍》取定于文壇巨子沈約,沈約看了,“大重之,謂為深得文理”(《梁書•劉勰傳》)。沈約推重這部書,當推重其中的《聲律》篇。但沈約認為“欲使宮羽相變,低昂互節”,“妙達此旨,始可言文”(《宋書•謝靈運傳論》)。但劉勰論《聲律》,還不屬于“文之樞紐”,與沈約所論輕重不一,沈約自然不能對它作出真正估價。後來,劉勰作了梁昭明太子蕭統的東宮通事舍人,“昭明太子好文學,深愛接之”(本傳)。但蕭統把經、子、史都認為非文,對劉勰把經、子、史都納入文中自然無法贊賞。 到了初唐,不再受蕭統以經、子、史非文的局限,劉知幾在《史通•自序》里稱︰“詞人屬文,其體非一,譬甘辛殊味,丹素異彩。後來祖述,識昧圓通。家有詆訶,人相掎摭,故劉勰《文心》生焉。”他看到劉勰識解圓通的一面。到唐代古文運動興起,反對駢文。劉勰提倡驕文,不為古文家所重。到了晚唐,古文駢文之爭趨向和緩,陸龜蒙《襲美先輩以龜蒙所獻五百言既蒙見和,復示榮唱……再抒鄙懷,用伸酬謝》︰“……劉生吐英辯,上下窮高卑,下臻宋與齊,上指軒從義。……立本以致詰,驅宏來抵�……”他看到劉勰的立本、驅宏,所見又大了。到了歐陽修發動新的古文運動,本書又不被重視。黃庭堅《山谷書牘•與王立之書》︰“劉勰《文心雕龍》、劉知幾《史通》,此二書曾讀否?所論雖未極高,然譏古人,大中文病,不可不知也。”只賞識書中的“譏古人,大中文病”,未免所見者小。直到清朝,章學誠《文史通義•詩話》,稱︰“《文心》體大而慮周。”又在《校讎通義•宗劉》稱它“自出心裁,發揮道妙”。譚獻《復堂日記》稱︰“並世則《詩品》讓能,後來則《史通》失雋。文苑之學,寡二少雙。立言宏旨,在于述聖宗經,所以群言就治,眾妙朝宗者也。”提出“文苑之學,寡二少雙”,從文學理論角度立論,這是看到《文心雕龍》的價值,是突出的。不過歸結到它的“述聖宗經”,又顯得不夠了。本書林其錟、陳鳳金伉儷在《元至正本〈文心雕龍〉匯校》前言中稱它“取得了‘顯學’的地位,不僅在中國被廣泛的重視和研究,而且已經有了朝、日、英、意、德五種文字的全譯本,可稱為真正走向了世界”。“文心雕龍學”已成為一門文藝理論的新學科。這就需要編一部《文心雕龍辭典》來供廣大讀者參考研究之用。 研究《文心雕龍》,首先要考慮版本和校勘。上海開明書店出版範文瀾先生《文心雕龍注》,《哀吊》篇“降及後漢,汝陽王亡”,範注稱汝陽王無考。章錫琛先生據宋本《太平御覽》卷五九六引《文心雕龍》作“汝陽主”,見《後漢書•後紀》,為和帝女,名劉廣。即為一例,說明校勘的重要。《四庫全書總目》列《文心雕龍》有二本,一為內府藏本;一為黃叔琳注本,並指其誤謬。此兩本皆非國內現存的《文心雕龍》最早之本,最早之本為元至正本。今即以元至正本為底本,請林其錟、陳鳳金伉儷以敦煌遺書《文心雕龍》殘卷及宋本《太平御覽》所引《文心雕龍》作校勘,並參以楊明照先生《文心雕龍校注拾遺》、詹先生《文心雕龍義證》等各家校釋。這樣,對于版本和校勘,既有了國內最早的元至正本,又有了敦煌殘卷及宋本《太平御覽》引文的校本,又參照了各家校勘,可以作為研究者的參證了。 本書《難字及詞句釋》不同于釋難字,並詞句之用典也加注釋。注釋的特點,參酌梅慶生、黃叔琳、範文瀾、楊明照以下十二家之注釋,將十二家之注釋,去同存異,匯集于一編之中,省讀者翻檢之勞。如《總術》︰“動角揮扇,何必窮初終之韻。”範注未詳。楊明照先生校注加以考證,本于《說苑•善說》篇,可以補前注之缺。又《書記》稱︰“趙至敘離,乃少年之激切。”據周注,校正“趙至”為“呂安”之誤,也改正了《文選》與《文心雕龍》之誤,補前注之未備。此實為匯集眾家之說的好處。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