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Information
Check-outs :

莎姆雷特

  • Hit:120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Email:0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派樂第(Parody),我們通常譯作『諧仿』,是一種拿前人作品做為嘲諷對象的著作。諧仿不同於抄襲或模擬的地方是後者以前人的作品為師,或明仿或暗襲,皆希望自己的作品庶幾可以達到前人的水平,諧仿卻是彰明較著地借著模仿、誇大或扭曲的手段以達嘲諷前人作品中某些特點的目的。
這樣的作法,中外文學中皆有。例如《西遊補》之諧仿《西遊記》;李漁的《肉蒲團》之諧仿晚明的言情小說,且成為諧仿文學的博士論文。不過較之西方,我國的諧仿文學是不太發達的。在西方,諧仿文學歷來自成風潮或流派。
在西方的文學傳統中,派樂第之名其來有自。早在古希臘時代,亞里士多德的《詩學》中已經講到,並且說海吉蒙(Hegemon)是第一個把派樂第用在劇場中的人,時在公元前五世紀。稍後,希臘著名的喜劇作家阿里斯多芬尼斯(Aristophanes)在《蛙》劇中,就曾把他的前輩悲劇作家艾斯奇勒斯(Aeschylus)和尤里皮狄思(Euripides)的作品都拿來諧仿一番。
李國修的這齣《莎姆雷特》就是一種諧仿莎士比亞名著《哈姆雷特》的作品。
諧仿並不是件容易成功的工作。首先必須掌握到前人作品的特點,其次必須拿捏準近似故意扭曲之間的分寸,並且要有能力從嘲諷前人作品中另賦新意。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是一齣復仇的悲劇,其所以形成悲劇,端在哈姆雷特優柔寡斷之性格及立意復仇二事。現在李國修要把復仇的悲劇扭曲成復仇的喜劇,要掌握近似莎劇和故意扭曲莎劇之間的分寸,就不是件簡單的事了。
《莎姆雷特》寫的是風屏劇團(屏風表演班的顛倒)在台北、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演出莎劇《哈姆雷特》的經過。因為該劇團的團長李修國(李國修的顛倒)從有理想而欠缺經營的能力,團員之間各懷異志,離心離德,以致不能順利演出,不是演員不足,時時需要他人瓜代,就是排練不熟,造成台詞錯亂及技術固障,弄得錯誤百出,把一齣嚴肅的悲劇演成不可收拾的鬧劇。
諧仿之處何在呢?第一, 在莎劇中王子的優柔寡斷是造成悲劇的主因,甚至使後世研究悲劇的學者視《哈姆雷特》一劇為性格悲劇的代表。在李國修的扭曲下,風屏劇團團長李修國的優柔寡斷卻只能造成喜劇。太太與他人同居,李修國不能當機立斷,結果雙方容忍妥協,也就皆大歡喜。團員離心離德,團長不能當機立斷,至多把悲劇演成鬧劇,未曾造成悲慘的後果。對莎翁認定優柔寡斷的性格足以釀成悲劇,實在是一大反諷。第二, 《哈姆電特》中的復仇,也是一帖瀉藥讓演員勤跑廁所,復仇是金娟智對曾城國的情仇一找到下台立刻化為烏有,復仇是被朋友出賣後一心想報復的呂維孔孩童般地痛哭一場而不了了之。這豈不是對莎翁的『復仇』主題的一大反諷嗎?
當然一齣戲的成功,對話是否寫得好笑關係重大。諧仿的作品有原著為底本,常常可以在原著的對話上著力。例如本劇中引用莎翁的名句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卻另賦予一種新意,就化沉思為喜謔了。李國修在莎劇原作的文學上起飛,容易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富有舞台經驗的李國修,在演和導之外,日漸顯露出他編劇的才華。我們知道莎士比亞和莫里哀都是演而優則編,終有大成就的先例。在此,讓我們期待在中國的土地上也會產生出一個中國的莫里哀來。
● 莎士比亞簡介 ●
威廉.莎士比亞(1564年4月~1616年)
伊麗莎白時代劇作家,1599年之後是環球劇院的主持人。集主持人、演員、導演、劇作家於一身,為當時最多才藝的劇壇人物。莎士比亞在1590年為當時的英國倫敦市民開始寫作劇本,共寫38齣戲。戲可分為三種-歷史劇、喜劇、悲劇。歷史劇如:《亨利四世》、《亨利八世》等;喜劇如:《馴悍婦》、《溫莎的風流娘們》的鬧劇喜劇、《仲夏夜之夢》、《如願》的浪漫喜劇,和《皆大歡喜》、《惡有惡報》的陰沉喜劇等;悲劇如:《羅密歐與茱麗葉》、《哈姆雷特》、《馬克白》等。莎士比亞最偉大的天才表現在他的悲劇上。從某個角度而言,莎士比亞為當時最成功,最富商業價值的劇作家。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