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Information
Check-outs :

佐佐良鎮的沙耶

  • Hit:4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Email:0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妳要幫我在鰹魚上多加點大蒜喔!」丈夫留下這句遺言就過世了──再見面時,呃、他成了可以附身在別人身上的幽靈偵探。悲劇轉成喜劇 平凡寫出不凡從「親人之死」中溫柔淬出對「生」的憐惜浪漫唯美的推理魔術師──加納朋子 獨一無二 笑中帶淚的家庭懸疑故事沙耶最最喜歡的丈夫優太郎死了,她帶著寶寶小裕從搶奪監護權的親戚那兒連夜逃走,心好痛,努力在東京建立的小家庭也隨著丈夫的死而破碎,未料命運將她引到了完全料想不到的歸宿……死後若再一次見到所愛的人,你會準備什麼樣的遺言呢?故事|第一次死別時來不及出口,第二次一定要大聲說出最棒的遺言,那就是……人煙稀少的老溫泉小鎮,冒出了個陌生茫然的年輕女孩,她推著大大的嬰兒車,像艘沒了指北針的船地在鎮上盪來晃去。鎮民七嘴八舌起來──原來,她是東京來的沙耶,死了丈夫又從搶小孩監護權的親戚那兒逃來此處,身世很可憐,嘴角卻不思議地掛著柔柔笑意。一些「看得見」的鎮民更發現,她的身後,居然跟著一名跨大步、神色坦蕩的青年幽靈!幽靈正是沙耶露出笑容的祕密,他是丈夫優太郎,目前暫留人間,偶爾附身在活人身上來見妻兒。如今,新手媽媽沙耶帶著小嬰兒小裕,與新手幽靈丈夫在佐佐良鎮展開新生活。但,這座小鎮怎麼這麼多怪事呢?入住的屋子被侵占、鄰居婆婆偷拆信件、路上更撞見自稱間諜,並被餐廳店員綁架的時髦老奶奶、還有一間會在夜半哭泣、後院藏著骨頭的鬧鬼旅館!怪事解決不完,嬰兒還像隻任性的小動物,「我不要等!現在就要!」地嚎啕大哭。好險,日子拚命過,沙耶連抱起嬰孩都嫌瘦弱的手臂長出肌肉,心也堅強起來,唯一無法克服的、只有對丈夫的濃濃思念。她總抱著兒子想:優太郎啊,真的真的很想你,希望你現在就來見我呀。但,幽靈爸爸卻唱起反調,愈來愈少現身……他去哪了?還是,他不在了呢?|關於沙耶&優太郎的推理:佐佐良鎮的六件怪事失蹤的間諜老婆婆:〈少了指北針的船〉沙耶第一次從東京來到佐佐良鎮,人生地不熟,兒子肚子餓得哭起來時,連哺乳都不知在哪比較恰當。好不容易遇到一位伸出援手的時髦老奶奶。感謝之餘,她和奶奶隨意地閒聊起來,老奶奶說起自己是個間諜、又說被家庭餐廳員工監視,沙耶沒當真,沒想到老奶奶卻在不久後離奇失蹤……鬧鬼的溫泉旅館:〈笹之宿〉家裡熱水器還沒裝好,天氣冷得不得了,沙耶不得已,只能帶著兒子到外頭旅館投宿一晚。洗溫泉時,一直聽到不似人類的古怪聲響,房間門口,還莫名其妙地多了一雙不屬於自己的拖鞋……奇怪的空箱:〈空箱子〉年輕的沙耶交到三位上了年紀的新朋友──好奇心旺盛的奶奶、時髦的奶奶、與愛吃溫泉饅頭的奶奶,三位奶奶沒事就來串門子,逗逗嬰兒小裕,順便鬥鬥嘴。就算三人唇槍舌戰,還是保持著恐怖平衡般的和平關係,然而一個溫暖和煦的日子,她們竟因一個空箱大打出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被綁架的孩子:〈鑽石男孩〉沙耶不善言辭,帶小裕到公園晒太陽時,總無法招架其他好奇媽媽的連珠炮問題,直到一位帥氣女性像英雄般解救了她!「我不是誰的妻子,也不是誰的媽媽,我是繪里香!」如此介紹後,和沙耶一樣獨自養育孩子的繪里香便成了她的好友。繪里香總神采飛揚,無比帥氣,兩人有講不完的話題。某天,沙耶在路上瞥見了神色慌張的繪里香,她似乎收到一封綁架孩童的綁架威脅信……看得見鬼的女子:〈等待的女人〉沙耶家的不遠處,住著一名奇妙的鄰居。那是上了年紀的女子,她總披頭散髮、穿著隨性,不顧世人窺伺眼光地坐在門戶大開的庭院,癡癡望著遠方。像在等著一個不會歸來的人。來自老家的禮物:〈佐佐良鎮的沙耶〉優太郎的家人不斷寄來各式各樣的禮物:可愛的小熊寶寶、昂貴的鐘、美麗的檯燈;還寄了信來,強求沙耶把小裕送回優太郎的家。但沙耶將禮物全退了回去,她什麼都不要,她只想努力保護被遠方親戚虎視眈眈著的孩子!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