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Information
Check-outs :

夜行

  • Hit:93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Email:0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日本鬼才作家森見登美彥 出道10週年集大成最高代表作!

  同時入圍「直木賞」、「本屋大賞」、「山田風太郎賞」三大獎!
  榮獲第7屆「廣島本大賞」!狂銷突破16萬冊!
  達文西雜誌「2017年度白金之書」!
  達文西雜誌「BOOK OF THE YEAR 2017」第4名!
  讀書METER OF THE YEAR 第6名!

  特別收錄:作者手寫印刷紀念扉頁

  沒有哪個夜晚不會迎來黎明,
  但或許真的存在不會天亮的夜晚也說不一定……

  後來的日子裡,我們沒有一個人忘記過她。

  她是長谷川,包括她在內,我們六個人是在京都一起求學的同伴。十年前,大夥相約去看鞍馬的火祭,沒想到她在人群中走散,就此平空消失,宛如被吸入了虛空之中。

  十年後,剩下的五個人再次聚首鞍馬,也重新墜入當年的記憶裡。當夜越來越深,大家開始說起這些年來彼此經歷的怪事。

  中井在尾道遇見妻子「變身」成陌生人;武田在奧飛驒遇見老奶奶讀出友人的「死相」;藤村在津輕看見失火的屋子旁有位女子向自己招手;田邊在天龍峽的電車裡碰見一位似曾相識的高中女生;大橋在鞍馬的藝廊,赫然驚見失蹤的長谷川……

  最詭異的是,所有人的奇遇背後,竟然都與畫家岸田道生的銅版畫〈夜行〉系列存在著某種連結。所謂的「夜行」,究竟是夜行列車的「夜行」,還是百鬼夜行的「夜行」呢?在這個彷彿沒有盡頭的夜裡,十年來圍繞在我們身上所有的秘密,似乎都將化為具體,一一現形……

  【第一夜.尾道】

  我發現眼前的這個人的確不是我老婆,
  雖然她跟我老婆長得一模一樣。
  她是假扮成別人,想試探我吧?
  難道她發現我撒了謊,知道我曾經來過尾道?

  【第二夜‧奧飛驒】

  我們遇見她是在前往飛驒高山的途中,
  她笑瞇瞇地走向我們,
  雖然打扮樸素,就像在商店街閒晃的女人一樣,
  然而我的背脊卻掠過了一陣寒顫……

  【第三夜‧津輕】

  在漆黑森林的積雪平地上,似乎有棟房子燒了起來,
  旁邊好像還有位女子向我們揮手。
  「我看過這間房子!」
  但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想……

  【第四夜‧天龍峽】

  窗外群青色的天空還殘餘著微弱的光芒,
  「就快被夜晚追上了吧。」
  此時一張如夜櫻般蒼白的女人臉孔突然映在車窗的風景裡,
  我好像在哪裡見過她……

  【最終夜‧鞍馬】

  她在鞍馬的火祭消失已經十年了,至今下落不明。
  我覺得當年將她吞噬的黑洞,
  現在依然在鞍馬的某處張大著嘴巴,
  說不定,她就活在另一個世界裡……

  【森見登美彥如是說】

  寫作的過程宛如一場看不見前方的夜間行進,也幾度感覺到是否真能迎來黎明的不安。那份因「無止盡的夜晚」而產生的徬徨之感,我也希望能與各位讀者們分享。這並非一部能夠稱為大作的長篇作品,但我實際寫出的內容也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故事仍隱藏在黑暗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呢?――答案就任由讀者們自由發展、想像吧。

名家推薦:

  【專欄作家】dato、【小說家】何敬堯、【作家】林達陽、【小說家】陳又津、【演員‧繭裹子公平貿易代言人】溫貞菱 一致推薦!

  【第一夜‧尾道】
  一樣從京都出發,這回森見登美彥帶來的不是輕快魔幻的學園故事,取而代之的是夜裡深邃華美的古都怪談。跟著情節推演,我尾隨主人翁前進尾道,在交錯縱橫的巷弄裡一齊感受詭譎際遇,在無法預知的劇情走向裡,我彷彿感受得到字裡行間的寒意,再一次驚豔於森見登美彥迷人的創作功力。──專欄作家/dato

  【第二夜‧奧飛驒】
  魅惑人心的文字,直指人性對終極命運的恐懼深淵。互相猜疑卻難以彼此掙脫的旅伴,在無一事發生、又彷彿所有意外都伺機而動的深秋山區裡,溫泉氤氳蒸騰,寂靜而恐怖。──作家/林達陽

  【第三夜‧津輕】
  像是即將閱讀這本小說的儀式,作了一個深沉的惡夢,黑暗在眼前靠近將被吞噬。不正視恐懼,它永遠在那裏,要相信心中有愛,永遠都會看見熾熱太陽。帶著愛或被愛帶著,遨遊於恐懼中心,有著最柔軟的羽毛,最溫柔纖細的呢喃。──演員‧繭裹子公平貿易代言人/溫貞菱

  【第四夜‧天龍峽】
  人世夢幻,「真實」是否存在?元人馬致遠〈 夜行船 〉曾言:「 百歲光陰一夢蝶,重回首、往事堪嗟。」如同途經峽谷的列車上,旅人、女高中生、和尚,奇異三人組合,喚醒一段魔幻過往,猶如櫻花詩人西行法師詠花之詞,分不清夢裡夢外。──小說家/何敬堯

  【最終夜.鞍馬】
  名為「曙光」與「夜行」的畫作,到底哪一邊才是真實存在?年輕時結識的友人,像鑰匙一樣打開時光屋,〈 鞍馬 〉要說的也許不是故事真相,而是與久違的友人,在一場不會醒來的夢境,從容地進行漫長的告別吧。──小說家/陳又津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