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Information
Check-outs :

鑰匙

  • Hit:46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Email:0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一對夫妻,一把鑰匙,
兩本記錄私密情慾的日記,
不剪斷、理更亂的複雜三角關係,
四個人各懷鬼胎、各自膜拜的心機與刺激……
犧牲、羞恥與幸福的極致,如何可能是一體的三面?

  書寫至死不滅的慾望——高齡70的文壇巨擘,再次衝撞人性幽暗面

  1956年,年屆70,在此前已獲得各種榮耀與獎項、文化勳章等肯定的文壇巨擘谷崎潤一郎,在《中央公論》1月號首度發表了《鑰匙》(2、3、4月號中止,5月號則連同1月號的文字一起刊登)——引發了社會騷動;甚至驚動國會議員,大加撻伐:

  「老人假借文藝之名撰寫猥褻的文章,深感遺憾、」

  「那樣的東西在今日思春期青少年舊道德喪失、新道德尚未建立之際氾濫,深感遺憾。有如在文章裡大剌剌地『讀』春畫。」

  等等。

  在衛道之士眼中,《鑰匙》或許被視作老作家「傷風敗俗」之作;然而,在其他作家眼裡,卻是傑作中的傑作。

  名作家後藤明生曾於1993年表示,如果要從谷崎文學中選擇三部作品,《鑰匙》非列入不可。

  這「傷風敗俗」的作品,究竟說了些什麼?

  簡而言之,是日記體的「夫婦間性生活鬥爭的記錄」。

  日文書名「鍵」,在中文是「鑰匙」的意思——不是用來開門、開抽屜,或者開保險庫的鑰匙;而是用來打開上了鎖的日記。

  一月一日‧我
  ……我從今年開始,把到目前為止寫在日記裡會躊躇的事情,也勉強記錄下來。
  我對有關自己的性生活、自己與妻的關係,不會描述得太詳細。
  那是因為擔心妻偷看到這本日記會生氣;不過,今年我就不擔心了。
  妻無疑的知道這本日記就放在書齋的某個抽屜裡。

  三月十九日‧妻
  讓丈夫感到嫉妒,是讓丈夫幸福的方法。
  雖然這樣,我絕不會說刺激丈夫是唯一的目的……

  主角「我」是56歲的大學教授,一向有寫日記的習慣,而45歲的妻郁子,也從今年開始寫日記;小說中,「我」和太太的日記交互出現。「我」故意讓鑰匙掉在不顯眼處。打掃的妻看到鑰匙,認為是丈夫要她偷看日記。然而,妻也在日記裡寫,即使故意留下鑰匙,她才沒興趣偷看呢。

  兩人都在日記中說沒「偷」看對方的日記,其實,都興沖沖地窺看對方的私密念頭。而兩本日記的特別處不在於記錄生活的日常心情,而是都寫一些自己對性慾的需求、希望,或對彼此的批評。

  「我」對性能力逐漸喪失信心,可是,妻對性的需求卻愈來愈高;如何提高性慾、增強性能力,成了「我」生活的重心——這時,「我」想到了利用女兒敏子的愛人木村,當作與妻之間的刺激劑。木村是「我」的學生,常到家裡來,而且和敏子有婚約。「我」讓木村接近妻,藉此使自己「嫉妒」,透過想像木村與郁子的關係,給自己性的刺激……

  谷崎在三角關係中積極地描述三人的官能、性心理。

  小說從一月一日開始,「我」的日記在四月十五中斷,之後則是「妻」的記述,說明三人合演夫妻性生活的鬥爭戲碼真相。

  小說中登場的四人,儘管構成幾種三角關係,卻沒有明顯的加害者與被害者,四人可以說是對等的惡人,形成以對話的結構書寫谷崎美學的傑作。就這層意義上,後藤明生認為谷崎的《鑰匙》脫離了「日本式」的特殊氛圍,具有一種普遍性,置於世界文學之中,也是毫不遜色的傑出作品。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