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Information
Check-outs :

霧社事件:台灣原住民的蜂擁群起

  • Hit:303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Email:0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序言(突發)的大悲劇──霧社事件  吳鳳的故事  一九七○年筆者赴東南亞旅行,回程中來到尚有邦交的中華民國台灣。因為有邦交很容易取得簽證。可是以後再訪時,須經由亞東協會向中華民國駐韓大使館申請才能取得簽證。  這次到台灣旅行,目的是遊覽檜木的著名產地阿里山,以及連接台中與花蓮,海拔三千公尺的橫貫公路。  關於阿里山的名稱,在一九三五年以後接受尋常小學校教育的人,都可在(小學國語讀本)尋常科第八卷中看到吳鳳殺身成仁的故事。  台灣的蕃人自古以來即有取人頭祭祀的風俗。初任阿里山蕃之通事吳鳳,為了遏止這種惡習而煞費苦心……。  一開始就以悲慘的語氣道出(吳鳳)歷經四十多年的苦心勸阻,仍無法改變(阿里山蕃)獵人頭的惡習,失望之餘,決定將自己的人頭獻給(蕃人),既然這麼想要人頭,明天中年會有一個戴紅帽穿紅衣的人經過,你們就取下那個人的人頭吧!  當蕃人發現這次取來的人頭原來是他們平日最敬愛的吳鳳,悲憤之餘,為感念吳鳳以犧牲自己的生命來告誡他們殺人的不義行為,自此以後,(阿里山蕃)終於放棄祭人頭的風俗,並將吳鳳奉為神祇祭祀。
爆發霧社事件  這份教材可能是為配合日據時代的現況而採用的,這可從當時(討伐蕃人)有功,而被稱為鬼佐久間的台灣總督佐久間送了一幅(殺身成仁)的匾額給吳鳳廟的行為看出端倪。但是當時的學童們並不能深入了解該事件的深層意義,只知道台灣尚存有獵人頭的可怕橫行;就像要更進一步證實這種想法般,一九三○年就發生了有許多日本人不分男女老幼和官民被殺害的霧社事件的悲劇。  依據鎮壓霧社事件的台灣總督府所寫的總結文書,有如下的記載:  在台中州能高郡霧社分室管轄內的霧社蕃十一社中,以(馬黑保社)、(保魯安社)、(何格社)、(羅多夫社)、(塔羅彎社)、(斯庫社)六社為中心的蕃人壯丁約三百名,於十月二十七日早晨突然蜂擁而出,將當時正在參加霧社公學校所舉辦的運動會的日本人和民眾、學童殺害,同時襲擊霧社分室、初等學校、郵局、各職員宿舍、民房,以及附近的十三所駐在所,殺害職員及其家屬等一百三十四名、本島民二名,岣時燒毀大部份駐在所、掠奪槍械、彈藥、家俱、衣類等,行為殘暴……(摘錄自台灣總督府(霧社事件始末)一九三一年刊、(現代史資料)22?台灣2)  關於這個資料所記的內容,其真相如何留待後述,當時的日本,舉國上下都相信日本統治台灣是值得驕傲的殖民政策成功的典型。因此可以用驚天動地來形容這個(大不祥)事件。  在當時日本人受到狙擊已經是極大的衝擊,而在事件發生後第三天早晨衝進霧社的警官隊又目擊到(遇害屍體的不忍卒睹的慘狀,有的頭顱被吊在樹上,有的被用樹枝刺穿,其中還有受到凌辱的痕跡)。由是,不能不認為(撫育)的成果已完全被否定。  所謂的霧社事件  據傳霧社事件的發生是極為戲劇化的。一九三○年十月二十七日清晨,在(蕃地)中號稱開化程度最快,旅行指南上也記載著盛開櫻花的熱地地區的名勝地──霧社,正依往例準備舉行霧社尋常小學校、霧社公學校、蕃童教育所的聯合運動會。  屬於特別行政區,由警察全權掌握的這個地區,當時正由權限極大的霧社分室主任引導來賓能高郡守等一行人走進會場大門,此時從人群中突然冒出來的(蕃人壯丁)揮舞著(蕃刀)一舉砍下隨行的能高郡特派人員的頭顱。猶如以此為信號般,槍聲此起彼落。在震耳的嘶喊聲以及(日本人一個都不能讓他逃走)的大合唱中,(蕃刀)滿天飛舞著,日本人也隨著一個個倒下。  台灣總督府將糾合多數(蕃社)叛亂的霧社事件,歸因於(他們對本社以外的關係,是關心蕃社整體更勝於個人關係);對於蕃人以全日本人為殺害對象的原因,則判定為(蕃族生性尚武,喜好戰鬥,又由於傳統的迷信,將吉凶禍福與極單純的日常現象相關連,形成馘首鬥爭的奇習怪俗,一旦性癖爆發,更激發群眾的激動情緒,所以會引起這種結果是不難想像的)。  對台灣總督府之(理蕃)政策有批判性觀點的拓務省有關官員所記載的極機秘文件中評論道:霧社事件是(時代的一大不祥事件),是(意外中之意外事件),更是(諷刺中的一大諷刺),故帶給日本人那麼大的震撼也是想當然耳的事。尤其這件猶如發生在戰國時代集體斬首的這個事實,適足以造成極大的恐懼。  當時的日本人大都認為,蕃人的(出草)是因為迷信的關係。前面引用的(小學國語讀本)的獵頭觀,可以說是這種認真的典型。日本帝國學士院的特派員,從事高砂族((蕃族)調查的古野清人在(高砂族之祭儀生活)(一九七五年再版)中,首先說明(高砂族是除了紅頭嶼的雅美族外,都有獵頭的行為。)然後解釋說:(獵頭的動機極為複雜,不應單純視為是報仇或復仇的表現。)(與農耕民族的高砂族的精神生活有密切關連,尤其農耕儀禮也成為重要因素,值得注意。又說:(做為對蕃社內的作物歉收、流行病之猖獗,或為誇耀勇氣的一種神判報復的行為。)  同樣的案例,也可用於解釋大正年代中期,日本人及台灣的警察及家人被(蕃族)殺害的(沙拉茅事件)。根據(蕃地調查書)的記載,台灣總督府解釋這個事件的原因是(流行性感冒造成許多人死亡,從而引起迷信)(錄自(現代史資料)22)。關於沙拉茅事件中襲擊駐在所一事,依小島源治(其兄在該次事件中於服勤時遭到馘首,其本人也在台灣擔任警察)的見解是,統治(沙拉茅蕃)的警察因不了解當地的現況說實施高壓政策為主要原因。  至於霧社事件,通常僅以統治和鎮壓一方的史料做為依據。因此將許多日本人被馘首的原因,看成是迷信或個人怨恨所造成的行兇事件。  在這方面,筆者有幸能獲得被統治者、被鎮壓者,以及許多同族被謀殺的一方的史料,以求證霧社事是對高壓政策所採取的抵抗手段,我確信霧社事件是受到壓迫瀕臨滅亡危機的少數民族,為民族的尊嚴與生存權利而興起的戰鬥。  雖不能斷定獵人頭是因為迷信或個人恩怨所產生的後遺症,即使偶爾(例如霧社事件)有這種事情發生,也認為是(衍生性的獵頭,是獵頭的墮落形態)。而對日本憲警的抗爭,就日本方面來說是在進化之中,但由獵頭轉變成戰鬥方式,有時也會變成以埋伏的方式進行。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