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Information
Check-outs :

時光封塵。哈瓦那

  • Hit:46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Email:0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時光封塵.哈瓦那:影像出發,用鏡頭入海底30m,上高山5000m的拉丁美洲寫真行》 爲一座城市出發!捕捉心中銀閃閃的剎那 入海底、上高山,15,696張照片,是這80天寫真壯遊的記憶 古巴、秘魯、玻利維亞、阿根廷、智利 老爺車、騷莎舞、七色山、鹽田、馬丘比丘、亞馬遜叢林、羊駝、天空之鏡、冰川、雪景…… 美麗而危險,藏在時光膠囊的古巴、拉丁美洲影像之旅 ◎新生代攝影家王文彥,繼《轉風──和蘭嶼交換時間》後,又一精采攝影文集 ◎台灣首次,上百張迷人、豐富的古巴、拉丁美洲影像 ◎ 6萬字旅途隨筆、31則獨特故事、80天影像捕捉,完整封存一趟寫真壯遊的記憶 ◎從北緯23度到南緯53度,沿途的每段相遇與故事,每個不斷消逝的浮光掠影 ◎工頭堅 《旅飯》創辦人暨旅行長︱上田莉棋 旅遊作家︱玩美南人Eric 知名中南美領隊︱馮建三 古巴通訊編輯(2007~)︱陳仲仁 運動冒險旅行家︱張鐵志 文化與政治評論家︱劉振祥 攝影家──熱血推薦 「在那裡,走在街上到處都碰得上故事吧!」──王文彥 出發,因為時光封塵了哈瓦那 還沒走向攝影之路時,我曾經夢想成為一位小號演奏家。高中進入樂隊接觸小號前,我沒受過任何音樂訓練,但是憑著熱情與投入的心力,倒也能自娛娛人一番──直到我看到了《樂士浮生錄》,這部讓我對古巴老樂手的音樂靈魂感動不已的紀錄片。 雖然隨著工作忙碌,小號已經漸漸被我擱在角落,但是古巴卻依然一直縈繞心頭。「在那裡,走在街上到處都碰得上故事吧。」我總是想像那裡的景色,如此告訴自己……此後,每當有人問我最想去哪一個國家旅行時,我總是不假思索地回答:「古巴」。 就這樣,獲得客家委員會〈築夢計畫〉補助的新生代攝影家王文彥,1只登山背包、2本《Lonely Planet》、3台相機,帶著所有未知想像,乘著30小時的飛機,踏上了古巴這座被時光塵封的奇幻國度。 80天的拉丁美洲攝影旅行,為了影像而出發,為了一座城市而駐足,足跡遍及古巴、秘魯、玻利維亞、阿根廷、智利,這一趟從熱帶騷莎一直到攀爬冰川,挑戰了水下30公尺、山高5000公尺,自北緯23度橫跨至南緯53度的拉丁美洲寫真行,是一次心靈原鄉的冒險,更是一位攝影人送給自己的寫真壯遊。 沿途,那些顛覆想像的人事物 ● 北緯 23° 08’:古巴˙哈瓦那(Havana) 走向入境海關,海關人員均一的卡其色制服透露著極權國家的味道,但讓我無法不注目的是每位女性海關人員的窄裙下,卻是各式花樣的黑色網襪,讓這嚴肅的空間中帶上一些曖昧的性感氛圍。 走進Wilfredo只能用家徒四壁形容的家中,他們早已為我準備好晚餐,就怕我餓著。飯畢,是蘭姆酒加古巴可樂的「自由古巴」為這夜的狂歡敲響序幕,來古巴怎麼可以不跳Salsa? 如果說哈瓦那有什麼讓我值得留念的,Wilfredo絕對是其中之一。 「革命獨立很好,我也很愛我的國家,但是我痛恨這個政府……」他已經不知道是第幾位跟我表達類似想法的古巴人了。 街燈在遠方閃耀,溽濕的街道映照出一條星光大道,這時赤腳在街頭踢球的古巴人,可比任何球星都更加迷人。 ● 南緯 13°09':秘魯˙馬丘比丘(Machu Picchu) 試著歪頭九十度看馬丘比丘古城,果然看到一個清楚的側臉。太陽移動的速度比預想的快,突然間,一道金色光線照上馬丘比丘,她亮麗地在眾人眼前現身……這時四周無語,只有此起彼落的快門聲。 完成攻頂與我擦身而過的人都會說些加油打氣的話,從「You can make it.」「It's not far.」「It's really close.」一直來到「5 Minutes.」,最後我幾乎是手腳並用地爬到山頂。 山頂的聲音很單純,鳥聲、樹葉沙沙聲以及遠方的火車聲,此外一切悄然無聲。 在前往與告別馬丘比丘的路上,你不停體驗著,最終得到的,不單只有一個遺跡城市的畫面。 ● 南緯 13°48':玻利維亞˙馬迪迪國家公園(Parque nacional Madidi) 小船順著Beni河往上游走,進入馬迪迪國家公園的範圍內。這種在雨林就地取材製作的的小船,船底以單一塊樹木當骨幹,旁邊再由幾片木板加高船舷,形成寬度不足一公尺,長度卻達六到八公尺的細長小船。 回到營地時已近午夜,吉米開始做起晚餐。帶回來的魚當然成了菜色之一,而那下午裝回的泥水竟然也被用來煮飯泡茶。煮沸後的河水,壺底沉澱著砂石,喝起來帶有一種說不出的特殊韻味。 在河裡洗澡、吃河裡的魚、喝河水,在城市生活已久的我,生活早已經和河流失去連結,但來到這營地的第一天,就已經讓我與這黃濁的河流產生許多連結。 ● 南緯 33°27':智利˙聖地牙哥(Santiago de Chile) 這會兒我在這聖地牙哥的巴士站,走來走去,試了幾台提款機,就是找不到可以領出錢的提款機……終於,領出錢了,但該去哪搭計程車卻摸不著頭緒。 幸好,計程車最後真的把我載到旅館,但是司機沒有停在門口,而是再往前開了十多公尺停在路邊。這個舉動讓人覺得不妙,我趕緊開門下車,先跟他們保持距離再說……我告訴他,我去旅館換個錢就回來,請他們等我一下。 當我轉身走向旅館,按下電鈴,再回頭時,計程車已經消失無影,連同放在後車廂的大背包也一併載走了。 ● 南緯 50°00':阿根廷˙冰川國家公園(Parque Nacional Los Glaciares) 阿根廷湖由大大小小一百多條冰川注入,是阿根廷境內最大湖泊。從湖岸南側的El Calafate往西出發,半小時後進入冰川國家公園,接著就見到壯觀的Perito Moreno冰川,將阿根廷湖分隔成南北兩個部份。 本以為冰川表面該是光滑的,或者積著深雪,但這冰川的表面卻是佈滿尖銳的小碎冰,走起來倒像是走在滿地是冰糖的丘陵上。我們帶著手套,與其說是保溫,真正的目的卻是避免手掌被尖銳的碎冰劃傷流血。 「你會大量流血並且立即死亡。」帶隊的嚮導總是開玩笑地警告我們。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
Please login for this service.